清风明霄

拥抱过去,畏惧将来。

盗笔系列 || 魔戒系列 || APH || 全职
主:伏八||静临||米英||太中||喻黄||爷鹤
CP洁癖严重绝大多数都拒逆拆【高亮】
日常放飞近藤光,成田和小高(╯°口°)╯
压切长谷部女友粉对没错部部是我男朋友【←不要脸
近期deco的曲子中毒ing

【杂谈】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林朵:

在产生一个脑洞,又没有正式成文之前,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想法:这是一个好脑洞,只是我还没时间/精力/心思写出来,一旦有机会成文,肯定会是个好故事。


 


呵呵。


 


这想法就跟“我只要稍微努力一下就会成功/这事儿我再玩一会儿也来得及做完/对方似乎喜欢我”一样,大概率是幻觉。


 


只消多实践几次就能明白,想要把一个虚无的脑洞落实成完整的故事,到底有多难。


 


从故事构思层面来看,多数脑洞只不过是零散的片段,而成文却必须是连贯的全景。一个是二维平面,有亮点则足矣;一个是三维立体,不系统就玩完。因此,脑洞阶段的放飞自我或许不需要严密的故事背景、逻辑因果、人物关系,但成文阶段的精耕细作却不能对此不管不顾,然后问题就来了。


 


原本庞大新奇的世界设定充斥着自相矛盾的大BUG,原本精彩纷呈的片段之间却没办法合情合理地顺畅过渡,原本爱恨交织的感情冲突居然一不小心就把某个重要角色给遗忘到外太空去了……于是写作者会痛苦地发现,脑洞期的一个小漏洞总是会在成文期牵扯出无数个大漏洞,补得了这头又顾不上那头,直接把脑洞期的流畅播放卡成成文期的幻灯片放映,让人充分体验一把什么叫“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从写作技能层面来看,脑洞大多只是一副硬邦邦的骨架(而且还不一定长全了),成文之时却必须赋予它灵魂血肉、才智美貌。例如脑洞里一个简单的“霸道总裁”设定,落笔时却需要许多精彩的事件、动人的情感才支撑的起来。于是行文的表达,人物的塑造,伏笔的设置,情感的渲染统统成了绕不过去的必选项,而这些技能和脑洞大开可是完完全全两码事,并不是写作时说需要就能有的,而是跟汽修美容厨师电焊(可能还有开挖掘机)一样,必须经过长期的学习、锻炼、感悟、沉淀才能把技能树点满。


 


磨练它们的过程其实已经远远超越了写作本身的范畴,甚至会贯穿于写作者的整个生活,可这才正是考验一个写作者的真本事之处,同故事线索一样,也会对故事的好坏起到决定性作用,脑洞大成黑洞也替代不了,否则怎么会有即使采用同一套故事大纲,最终成品却仍有《雷雨》跟《满城尽带黄金甲》之间的天差地别。


 


从实际执行层面来看,不如用“脑洞如山倒,成文如抽丝”来打个比方。脑洞的涌现源于激情,总是来的气势汹汹,排山倒海,开一个脑洞的速度之快足够一秒钟之内在地球和月球之间打个来回。但成文的过程却必须仰仗长情,因为这是个及其缓慢且纠结的过程,有时枯坐一整天也不过憋出来几百字(还可能都是废话)。虽说这并非完全没用,也算积累的过程,但获取成果的期限却被推的无限远,看不到也够不着,令人心好慌。


 


而我们身处的终究是个快节奏的时代,快餐一样的脑洞能轻松吃一吃,但真正的写作盛宴却不是谁都有闲心品味的了。于是成文的过程被身边的纷繁映衬的乏味且寂寞,布满了长久的自我怀疑和忍耐,不可能像脑洞一样随时都能找人聊的high起来。或许大纲可以耐心梳理,技巧可以精心磨练,但缺乏共鸣的孤独却罕有人坚持的下去。于是这世界上本没有坑,写的人耐不住寂寞,也就成了遍地大坑。


 


综上所述,脑洞就像约炮,只求一时爽,哪管什么道德伦理条条框框;而成文更像结婚,度过短暂的蜜月期,就免不了去应付柴米油盐的琐事,诸如逻辑不通、人物崩坏、语言干瘪、无人捧场之类的问题纷沓而至,很容易就将写作的冲动绞杀个七零八落,溃不成型。


 


当然我写这篇文的本意并不是想批判开脑洞这个行为本身(毕竟我自己每天乱开的脑洞连起来就足够绕地球八圈),只是想表明这样一个观点,好脑洞成就好故事的例子固然不少,但好脑洞沦为烂故事甚至根本成不了故事的例子就更多。如果只是为了娱乐自己,脑洞随便爱怎么开都可以,但如果谁是想追求在写作水平上有所提升,就应该尽快摒弃“有好脑洞就能有好故事”的想当然,空想无益,还是赶紧去实践吧。


 


其实这和各行各业一样,有新奇想法的人太多,能踏实做事的人太少。好脑洞固然难得,但脑的人多了,也就没那么珍贵。总带着“我有好脑洞,就差写出来,然后就会很厉害”的幻觉过活也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脑洞与成文之间永远隔着一个好写手,而这段路,恐怕绝大多数人是永远都走不完的。


 


END


------------------------------------------------------


本系列的另一篇: 《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评论

热度(2548)

  1. Macxine林朵 转载了此文字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